返回第011章 故事  亦函首页

关灯 护眼     字体:

上一章 目录 下一页

沐兰决定趁涨潮之时冒险一试,到了十五这一日,早早就做好准备。 ≧

早潮是不行的,一来水太凉危险系数太高,二来有张氏盯着,她想偷溜出去很难,只能等到晚潮的时候。哪儿知道上午还好好的天儿,中午突然乌云翻滚,不一时便风雨大作。

张氏前两日才将菜地整好,撒上菜种子。这一场风雨过去,少不得要重来一遍。整地倒是不愁,只心疼那些种子。

在原来的世界里,沐兰是个无辣不欢的辣妹子。她刚来到这里的时候,辣椒婆等人尚不知辣椒为何物。

两岁那年,她随辣椒婆上山采药,无意之中现了一种野生的辣椒。模样儿很像朝天椒,只不过个头要小一些,各个都如她小拇指一般大小。她又惊又喜,摘了便吃。

这辣椒透着一股子苦涩的味道,远不比她原先吃过的可口,却是辣味十足。她那副小儿的肠胃是何等稚嫩,岂能经得起这般刺激?一连几日吃不下便不出,把辣椒婆几人急得团团转。

这股子火退下去之后,她再不敢乱吃。实在抵不住馋瘾,便背着辣椒婆她们吃上一口两口。

张氏对她的关注比谁都多,现她总是偷吃这东西,自个儿尝了尝,辣得直跳脚,只当有毒,火急火燎地叫回辣椒婆帮她解毒。等现这东西只是味道冲了一些,对人并无害处,这才放了心。

因她爱吃,便多多地采了,变着花样儿地做给她吃。

见她吃得津津有味,别个总想尝一尝,可惜受得住那种辣味的寥寥无几。

张氏味觉跟嗅觉一样敏感,是半点儿沾不得的。拿来炒肉或者煮蛤蜊,嫣红看在肉的份儿上能吃一些,旁的时候再不碰的。郝姑姑因这东西有祛湿生热的功效,赶上天气阴冷腿疼得厉害,拿来当药吃一吃。

只辣椒婆食髓知味,吃上两回便欲罢不能。辣椒婆娘家姓严,呃原先大家都称呼她严婆婆,沐兰开玩笑地喊她一回辣椒婆,自那便叫开了。

为了能让这一老一小随时吃上辣椒,张氏特地开垦出一块菜地,收集了种子种下去。起初只种辣椒,后来又寻了野姜、小根蒜、蒌蒿、马齿苋来种,渐渐地种了满园子。

种了菜便想着养些活物,抓几只山鸡野兔圈在山洞一旁。养了没几日,晚上不知叫什么咬破笼子吃个干净,连骨头都没剩下,只留下一地的血和毛。

怕招来野兽围攻,不敢再折腾这事儿。

那些菜种子张氏存了小半年,算了又算,琢磨着这时节不能返寒了,才培垄挖坑地种下去。这一场雨下来,怕是全完了。剩下的种子连一半儿菜地都种不满,如何不心疼?

郝姑姑趴在洞口往外看一眼,瞧见海浪被狂风掀起数丈之高,又铺天盖地地落下,仿佛要将整个海岛吞噬一般,心肝儿跟着大颤,“咱们住这儿保险不保险?晚上睡得沉,莫叫海水给灌了还不知道。”

“下雨之前我就说搬到山顶上去,谁叫你们都拿我的话当耳旁风?”嫣红打着呵欠懒洋洋地接口。

『加入书签,方便阅读』

上一章 目录 下一页