返回第20章 我不入地狱,谁入地狱  三月花首页

关灯 护眼     字体:

上一章 目录 下一页

滴答滴答……

殷红的鲜血一滴一滴从一个女子手中滴落,晚风拂动她杏黄色道袍的下摆,拂动她颈中所插拂尘的万缕柔丝。 本该是个美艳无双的妙人,却被四周血淋淋的尸体坏了景致。

洪凌波站在李莫愁身后,毕恭毕敬,不敢有丝毫逾越,眼中却是忽然闪过了一丝狠毒。想起那个嘴里没有一句真话的小和尚,她就恨得只咬牙,自己冒着生命危险私吞的《五毒秘转》到头来竟然变成了一个笑话。

现在这个陕西武林,几乎每个门派人手一本,你大爷,自己昧下这本现在除了撕了当草纸之外,还有个屁用。本来手握秘籍自己好好练就好,这样一来,你好、我好、我师父也好,现在可好了,非要撕破脸皮去做这损人不利己的事情。早知道当初就一件捅死他好了。洪凌波愤愤想到。

“看了是杀不完了。”李莫愁拿出一方手绢将手擦拭干净后,看着远方,自言自语道。

“凌波,等杀了那个贼秃驴和小贱人后,我们就回赤霞山庄,兴许要闭庄一两年时间了。”

“回禀师父,已经找到那个秃驴踪迹了。”

“好。”李莫愁只是道了一声好字,翻腾的杀意却是惊飞了四周飞鸟。

……

“接下来该去哪里呢,黑风寨还是白马庄?”王禅笑了笑,心里有着说不出的惬意。洪凌波腹诽他损人不利己,其实王禅这么做完全是利己的。他做不来舍己为人的活佛,同样不会做那种损人不利己的蠢蛋。《五毒秘传》公布天下后,在这个江湖自然早也起不了作用,可谁说王禅要在这里用了。

那人钱财与人消灾,王禅不过是在完成他和一个小姑娘的诺言而已。

就在此时,远方蓦地里传来叮玲、叮玲一阵铃响。

铃声突如其来,待得入耳,已在近处。

王禅笑了笑,回头看着突然造访的来客,不见惊讶,不见慌张,就和见了一个多年没见的老朋友一样,竟然还笑着打了声招呼。

在知道自己无力回天之后,李莫愁终于是放弃了原来的打算。现在的她已经不想去管那泛滥江湖的《五毒秘传》,只想将那个面容可憎的小和尚给碎尸万段。洪凌波何尝又不是如此,师徒俩费尽千辛万苦,好不容易终于是逮到了他,可对方的表现却完全出乎她们的意料。原本李莫愁以为对方此时应当十分惊恐才是,一脸平静的王禅似乎完全打乱了这对师徒的节奏。

“你不害怕?”李莫愁冷冷看着王禅,开口问道。

“我为什么要害怕,我佛曾说过,这世间之事该来的总会来。既然如此我又何必惶恐害怕,早一日被道长你找到,还是晚一日被找到又有什么区别?”王禅笑了笑丝毫不以为意,还想说几句俏皮话,可此时的李莫愁却是早已气得不想多说一句废话了。

突然间王禅只见眼见黄影晃动,身前身后都是拂尘的影子。

李莫愁突然袭击的这一招叫做“无孔不入”,乃是向敌人周身百骸进攻,虽说看起来只是一招,可其实千头万绪,一招之中包含了数十招,竟是同时点向王禅全身各处大穴。这些日子以来,李莫愁心中怒意不断加深,到了现在已经犹如堤坝绝洪,是以一上手就使出生平最得意的“三无三不手”来。

这手绝技乃是李莫愁自创,与古墓派武功完全不同,走的乃是刁钻狠毒路线。

她这一招其实是无可抵挡之招,闪得左边,右边被点,避得了前面,后面穴道受伤,只有武功远胜于李莫愁的高手,以狠招正面扑击,才能逼得她回过拂尘自救。或是度是在惊人,能够将其一一闪过。可王禅既没有这个功力,也没有这个度。情急之下,整个人忽然往后倒下,使出一招九阴真经上的蛇形狸翻,整个身子贴着地面,倒飞而去。险而又险地避过李莫愁这夺命一招。

『加入书签,方便阅读』

上一章 目录 下一页