返回第5章 重阳遗刻  三月花首页

关灯 护眼     字体:

上一章 目录 下一页

王禅手中长剑一挥,在空中划出一道半月弧的闪光,最后落到了尹志平的下身。≧

“啊!”

一声痛彻心扉的惨叫忽然响起,剧烈的疼痛感竟然让昏迷中的尹志平醒了过来。尹志平醒来后,双手紧紧捂住下身,眼睛开始泛白。只见鲜血不断从他指缝中流出,看得一旁的杨过和小龙女也觉得背后一阵凉。

“你,你,你……”非人的痛楚让尹志平全身开始抽搐,甚至连一句完整的话都说不出来。

“阿弥陀佛,上天有好生之德,可善恶有头终有报,愿施主你今后好自为之。”王禅双手合十,看着尹志平淡淡开口道。

上天有好生之德……

看着王禅,杨过嘴角有些抽搐,头一次他觉得自己以前都太过善良了。

“不知这个结果,杨施主与龙施主给算满意。”王禅回头看着杨过和小龙女开口道。

“一戒大师是我们的救命恩人,一切听大师吩咐。”小龙女开口回道。

“既是如此,那么这件事情就到此为止。”王禅点了点头,转身看着尹志平,继续开口道。“尹施主你也莫要心生怨怼,你本就是出家之人,那玩意对你来说就是烦恼根而已,塞翁失马焉知非福。”

无耻,实在是太无耻了。竟然能够将阉割说得如此清新脱俗实在是太无耻了。王禅的表现已经彻底刷新了杨过对和尚的认知。可他对王禅却是越有好感,因为他觉得对方实在是太对他胃口了。

焉知非福个软蛋!烦恼根个屁!

如果可以的话,尹志平简直是要骂娘了。要知道全真教虽说是道教门派,可根本不禁婚娶,不说其他,就是全真七子就有好几个是有家室的。再者说了,就算不婚娶,可也不能阉了自己啊。这样算什么了,太监?

想到这,尹志平胸中一阵气闷,一口鲜血直接喷了出来,再次晕了过去。王禅走了过去,从他身上找出一瓶金疮药,直接是倒在了他下身。正如王禅方才所说,尹志平虽说欲行不轨,可罪不至死。咳咳,好吧,其实王禅认为让尹志平活着,才是对他最好的惩罚。

看到王禅的动作,杨过眼角又是抖了抖,眼前这和尚实在是太焉坏了,即使是他都有些自愧不如。

“不知两位施主接下来有什么打算?”王禅看着杨过二人,开口问道。

杨过看了小龙女一眼,回头看着王禅开口道:“不瞒大师,我和姑姑准备下山。”

『加入书签,方便阅读』

上一章 目录 下一页