返回第二十六章 计中计  法漂僧首页

关灯 护眼     字体:

上一章 目录 下一页

慕容怡突然开始没由来的讨厌起这苏州城,连续几天的阴雨让自己的心情沉入谷底,独自一人闷在客栈的感觉真的很难受,想着这几天连续生的感情纠葛,心里似一团乱麻。 鲁宏升的婚礼将至,而她却连乾坤的人影也寻不着,行动的计划一而再再而三的往后拖延了,她一个人实在没有底气从那个暗格钻进去之后还能活着出来。但是鲁宏升的婚礼一旦结束之后,她似乎就没有理由继续留在鲁府了,她会像其他宾客一样一一辞别。所以婚礼之前才是自己寻得藏宝图的最佳时期,但偏偏少了个帮手,实在是让她烦躁不已。不过慕容怡心中亦有了盘算,倘若一个人行动,在婚礼之时似乎是最佳时机,那时的鲁府人人忙乱,无人顾及自己,而这恰巧是个机会。她在苏州这个绵延的雨季,心不在焉。鲁宏升曾来找过她好几次,她还是决定不见他,她不想留下美丽的错误,特别是在多雨的季节。

鲁宏升的婚礼如期而至。那天艳阳高照,老天很给面子,慕容怡心情似乎也变得好起来了,精心的打扮了一番,便如约去了。风火霹雳堂的势力果然不可小觑,整个苏南一带的名门望族和武林名人都纷至而来,一时间鲁府的喜庆中夹杂着拥挤和热闹以及混乱,而这种效果正是慕容怡想要的。慕容怡跟这些熟悉或陌生的人打着客套的招呼,她只有一种感觉——膨胀感,她讨厌这种嘈杂和拥挤,她甚至有一种冲动毒哑这些嘟囔着废话的可恶之人,偏偏这时一只手将她牵了离开。她很是欣喜在这种情境下有人带她离开,她甚至都不去过问究竟是何人,只要让她离开这个鬼地方,敌人亦能成为朋友。这人不是别人,正是那消失了一段时间了乾坤。他的突然出现让慕容怡很是意外,她以为那天伤了他他是再也不会回头了,不想这人竟然还是回头了。她挣脱出他的手,笑着说:“你怎么来了?”

乾坤抿了抿嘴道:“其实找你的另有其人,还有就是我决定帮你,在这个绝佳的时机。”她没想到乾坤真的径直将她带到了那间书房,她是以为他现在就要行动了,不过在推门而进的刹那,她看到了鲁宏升,她的心就这样一直尴尬着,而她似乎没有丝毫办法。

鲁宏升见到慕容怡,表情很是复杂,他不知道该说些什么,他只知道自己的情感已经到了宣泄的极致。他将一封信交与慕容怡,在接过的刹那,他紧握住了慕容怡的手,他似乎快哭了,在自己心爱的女子面前,自己却红衣纱帽要娶一个自己不爱的女人,还要信誓旦旦让面前之人等他。他似乎没有这种资格,但是很多时候他是无计可施。慕容怡就让他这么紧握着,她亦在思索,这个男人究竟是怎么了,对自己竟用情至深,而自己似乎包含着欺骗的意味,但很多时候我们不需要太真诚。鲁宏升轻拥住慕容怡在她耳边说道:“等我!我们不会是这样的结局。”有那么一刻,慕容怡无法招架这个男人的深情与温柔。

鲁宏升走了,他将慕容怡交给了他的好朋友乾坤照看,他不愿意慕容怡看到自己的虚伪,所以他将她安置在这幽静的书房,远离那些世俗的喧嚣,在他心目中,她是圣洁的。“爱情会模糊一个人的理智”,可是处于恋爱状态的鲁宏升是永远都不会明白的。慕容怡和乾坤抓紧着这难得的好机遇,他们成功与否似乎也只在这两个时辰了。

探入暗格的瞬间,慕容怡即闻到了一股幽香,她不确定是否有毒,所以给了乾坤一颗丹丸自己也服了一颗。越往里走,似乎凉意渐盛,借着烛火的微光慕容怡看到墙壁上似有雕刻之功,至于究竟是什么,一时也参透不详,只觉这暗室绝对是鲁府的重要秘密之地,藏宝图藏在这里是理所因当的。乾坤一直未语,他只是很小心的带着路,他不知道这每一步的踏出都有些什么玄机,暗器机关在这种秘密之地是不可能不存在的,心理暗战已经多次出现,只是后面的姑娘是他所需保护的,所以他需要坚持。

鲁宏升走着程序化的过场,旁人的起哄和喧闹似乎都与他无关,他的一颗心死一般沉寂,只是在想到在书房等他之人之时,内心才会涌起悸动。鲁剑雄端坐高椅之上等待见证儿子一生中最重要的时刻,他的内心亦是激动的。只是后来生的一些事情让他的激动瞬间化为了愤怒。丫鬟匆忙赶过来报告杨悦小姐跟着另外一个男人走了的时候,鲁剑雄感觉到了耻辱和愤怒在顷刻间爆炸,他活到这把年纪从来没有哪一件事情能让自己愤怒到这种程度,可是在坐的人物都是名门望族,自己绝对不能失态,忍住愤怒道:“婚礼推迟,请各位暂且下堂休息。”

鲁宏升从来不知道上天竟会如此照顾自己的心声,这桩自己百般排斥的婚姻竟会在顷刻之间就这样的停滞的,他的内心在狂笑不已又感动不已,竟然流出了久违的泪水。鲁剑雄见到儿子如此这般,更心痛了,安慰道:“儿子,爹会处理这一切,帮你讨一个公道!”又对下人道:“照顾好公子。”鲁剑雄走了,带着风火霹雳堂的兄弟。鲁宏升也走了,带着满心的欢喜和期待。只是当他赶到书房想把这个好消息告诉他心爱的女子之时,他现二人皆已不在,瞬间的起落让他的情感几乎要爆炸,为何他们会双双消失?为何连一声招呼也不打?为何她不等他?为何……?有许多为何却没人解疑,他的心空了,他呆坐在书房的椅子上,失落和悲伤充斥了他的周身。

乾坤和慕容怡从暗格出来的时候,终于松了一口气,他们很庆幸竟然没有遇到任何暗器,一切似乎都很顺当他们得到了所想。可是在他们见到书房中的鲁宏升的时候,他们知道这把暗器比任何暗器都要来的致命。他们很是尴尬,可是又不得不说些什么,慕容怡先开了口:“婚礼怎么这么快就结束了?不用去陪新娘吗?”慕容怡在微笑,她一直以为自己的笑容可以化解所有的不协调,只是这次她失败了,鲁宏升还是用死一般的眼神盯着她,没有丝毫波澜。乾坤一直沉默,他不愿意做出任何举动,他情愿自己是个雕像。

鲁宏升最终还是开口了:“从一开始都是假的,是吗?你接近我只是为了一些东西,你在欺骗我,是吗?”

『加入书签,方便阅读』

上一章 目录 下一页