返回第八章 谈情  法漂僧首页

关灯 护眼     字体:

上一章 目录 下一页

童晓晨和西门云再回诸葛山庄。 聂海花早已坐在厅堂等他们,童晓晨一屁股坐在凳子上,大声喊累。西门云一副冷脸,似乎在思考些什么,又像在呆。聂海花为他们倒了两杯茶,问道:“差的怎么样?”

童晓晨咕噜一杯茶下肚后答道:“唉,线索没查到,但是遇到了一个人,你猜猜。”

“难道是欧阳言?”聂海花惊道。

童晓晨摆了摆手,“哪有那么巧啊,是西门的有缘人,匡木文。”

“怎么这几天这种事情特别多啊!”聂海花叹道,“五个中已经有三个陷入情感困局了,只剩我们两个闲人了,看来指望她们是没希望了。”

童晓晨打了个哈欠,“不行了,我得去睡会儿了”,便起身回房去了。

童晓晨刚走,慕容怡出来立刻缠着聂海花打听那位男子的事儿,聂海花笑道:“只知道叫司徒三金,后天他还会来山庄,还可能留宿几日,你可要把握机会噢。”慕容怡一脸憧憬,“如此,我得好好计划一下了。”说完便乐不可支地飘走了。

古北静和上官百树之间的关系一直平淡地推进着。虽然上官百树对古北静百依百顺,但古北静总感觉有些不对劲。她们之间似乎总有一层隔膜,从未真心诚意地互相吐露心声。她感觉到他眼神的躲闪。古北静默默看着上官百树自斟自酌的背影,感觉到内心一股怨气油然而生。她觉得平生第一次如此失败,而自己却为了这样一个人放弃了多年的声誉。想到此处,古北静更觉生气,她很想就此了结了这样一个爱不到的男人,而这只需一枚绣花针。但古北静还是沉住了气,慢慢踱步到上官百树面前道:“你跟我在一起觉得很痛苦吗?”

上官百树摇摇头道:“不!很幸福。”

“你的眼神已经出卖了你的内心,我感觉不到你又一丝的幸福感。”古北静盯着他道。

上官百树低头,“那只是你自己的感觉而已。”

古北静听到此话又生气了,她冷笑道:“你如果不愿意待在这里,可以走,我并没有强迫你。但你这样紧闭心门,我真的非常不悦。”

上官百树站起来轻轻拥了一下古北静,道:“我知道你对我好,蛋这个世上有很多事情是不能言说的。我也有我的原则,如果你嫌我太闷,我可以走,完全消失在你面前。”

古北静推开他道:“你休想走,我的声誉因你而毁,我可不会轻易放过你!”

慕容怡似乎正做着香甜的梦,一脸笑意,翻了个身继续做梦。黑暗中,黑衣人慢慢靠近,那人的眼中似火般燃烧,这眼神似乎要将慕容怡吞噬。那人刚想出手点穴,慕容怡又翻了个身,嫣红的脸颊,朱唇娇艳欲滴。黑衣人刚伸出手,慕容怡募地睁开眼睛,左手一扬,黑衣人惨叫一声,展开身形逃了出去。慕容怡直起身子,冷笑道:“敢这样偷袭你姑奶奶我?真是活腻了。”说完倒下继续睡。

物非人是的感觉总比物是人非要好得多。身在诸葛山庄的五人心中虽然也略感踏实,但总缺少了“天香第一阁”的那种心安理得,不问世事的逍遥。慕容怡依旧在摆弄着她的宝贝药物,同时内心也充满诸多疑问,譬如昨晚的黑衣人究竟是谁;知道他们身在诸葛山庄的人绝对不会过五个,为何如此快就引来杀手;这杀手难道一直潜伏在诸葛山庄。慕容怡脑中充斥着这些疑问,连研究药物也变得心烦意乱。她干脆放下手中捣腾的药物走了出去。

童晓晨似乎起的比平时早,此时正在擦拭着不知从何而来的一把新式兵器。聂海花跟古北静正对弈厮杀。西门云则抱着她的剑在沉思。慕容怡走进厅堂,皱着眉头轻声说:“也许诸葛山庄内藏有杀手。”四人齐齐看向她。慕容怡略带疑虑道,“我也只是猜测,不过昨晚我早人偷袭到是真的。”

『加入书签,方便阅读』

上一章 目录 下一页