AK小说

血浓于水(1/3)

  思及此,子蓝不禁又去看了眼容淳的身影,十几年的朝夕相处,他知道主子对容旦下不了狠手,但她在主子心中的分量远远比他想象的还要重。明明已经做了决断,可自从听到容旦将要成婚的消息后,他能感觉到主子动摇了,脾性也愈发阴鸷莫测。

  翌日,兄妹坐在后院池塘边上的凉亭,柳树垂着鲜绿枝条轻抚水面,池里荷花清香袭人。

  容淳下朝归来,身着一袭玉白广袖长衫,温文闲雅,褪去盔甲,似个与世隔绝的文人雅士。

  容淳给容旦带回的礼物是只雪白的鸟儿,喙和小爪都是红的,容旦一见就喜欢,新奇的朝它缓缓伸出手,它斜了斜着脑袋去蹭她。

  她睁大眼,看着鸟儿走到她的手上,不敢动。

  见她僵硬着四肢,抿着殷红小嘴,轻笑一声:“它不怕人,莫紧张。”抬手摸过鸟儿背脊,“回京路上看到这只鸟儿,商贩称它叫白文鸟,我看它喜爱亲近人,生得也可爱,你定喜欢。”

  “谢谢哥哥,我好喜欢。”容旦看看鸟儿,又看了看容淳,笑吟吟的。

  容旦屈指摸着它的头,翦水秋眸盈亮,娇容恬静。

  容淳静静看着她姣好的侧颜,眼里蕴着柔柔的光,他勾起她颊边的碎发,不经意触碰到小巧的耳垂,容旦怔了下,刚调整好气息,粉润的耳垂却被带着厚茧的手指轻轻揉动。

  想也不想,她抬手匆匆握住他的手指,望向他深邃幽深的双眸,她晶亮的眼眸动了动。

  “怎么了?”他柔声问道,好整以暇。

  她皱了皱小鼻子,故作无佯的放下他的手,“痒呀。而且我又不是小孩子了,哥哥你该改改这个习惯了。”又微微垂首,继续去抚摸着那只鸟儿。

  “是吗?在我心里,旦儿还是那个爱黏着我的妹妹。”容淳眸色微沉,低语着回手,他怎会看不出。他面不改色,眼里的柔光却渐渐淡下,话音一转,“喜欢他吗?”

  他突然的发问,让她指尖一僵,随即毫不犹豫点头,语气肯定,“恩。”

  容旦没有回头,生怕自己露出端倪,只觉他一直在盯着自己。

  她是长大了,能更好的隐藏了真实的心绪,或是她是真心的。

  袖边擦过桌面,他握着茶杯,抿了一口,黑眸冷寂,发出一声轻叹,“他从小没少惹你哭,我还记得那时抱着你,你哭着说过便是京中只剩傅云赤一个男子也不会嫁他,要嫁就要嫁哥哥这般的人。”

  她吐了吐殷红小舌,那时她那么讨厌傅云赤,说出这话也不奇怪,只是这时被挑出来,怪没面子,小声嘟囔,“哥哥别提我儿时的糗事了。”

  “糗事吗?可哥哥当真了。”他似玩笑道,放下茶杯,轻捏着她的下巴,使她不得不侧头看向他。

  两人靠得极近,他的指腹摩挲着她的娇肌,姿态亲昵,一如从前,她还未发现自己的心意没做出毁他亲事之前。

  她的手悄悄攥起,心跳骤然加快,看着他深不见底的黑眸,不知是不是她的心思太敏感,哥哥此次回来感觉有些不一样了。

  容旦面上嬉笑道:“那是哥哥傻,我们可-->>

本章未完,点击下一页继续阅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