AK小说

第一章(1/4)

  研一暑假。

  母亲钱霞一遍又一遍,大呼小叫催起床。

  柏清昨天深夜才到家,此刻根本睁不开眼,实在烦躁,翻个身蒙上头,继续睡。

  等到父亲柏彦北也来催时,柏清终于不耐烦地起身。

  钱霞满脸喜色地给柏彦北整理衣领,柏彦北叮嘱着七岁的柏澈要如何表现得乖巧可人。

  看着喜不自胜的父亲母亲,柏清皱紧了眉,再次萌生了从这个家逃离的念头。

  昨天刚到大伯柏彦东转院的消息,今天一家人就拎着大包小包的补品,迫不及待地赶到大伯的病房。

  尴尬的是,病房里热闹得过火,同样拎着大包小包的,还有柏彦西、柏彦南两家。

  柏清唇角扬起一丝嘲讽的笑意,这叁兄弟可真是手足情深,齐齐拖家带口来看病危的大哥。

  原本宽敞的单人病房挤满了人,简直摩肩接踵。

  柏清一眼就注意到柏聿辰了。

  大伯父的独子,柏清的堂弟,开学高叁。

  为什么柏清一眼就看到他,因为柏聿辰太干净了。

  皮肤白净,眉目清秀。

  少年单薄,脊背却挺拔,懂事地陪大伯母招待这些居心叵测的亲人,一派斯文温驯的模样。

  柏清顺从父亲的意愿,礼貌地向大伯父大伯母和堂弟打招呼。

  女儿考上了顶级名校a大,一直是父亲柏彦北茶余饭后最骄傲的谈资,柏家逢聚必谈。

  于是,在一众虚伪的夸奖声中,柏清也回以虚伪的微笑。

  大伯父躺在病床上,憔悴又无力,他那高谈阔论的兄弟们却一个比一个脑满肠肥。

  这会儿没小孩的事了,柏聿辰坐回病房一角的小桌上做题。

  室内喧嚣,他身边的天地却寂静,笔走如飞,专注得惊人。柏清百无聊赖,凑过去看。

  不远处,抱着小女儿的大伯母恰巧看见了,笑说让名牌大学的研究生堂姐好好辅导辅导辰辰,父亲柏彦北嗓音雄厚地谦虚着,说柏聿辰学习比柏清更好。

  柏清敷衍笑笑,低头就看见柏聿辰笑意温和地看向自己,拍拍自己长凳另一侧,“坐吗,堂姐?”

  柏清点点头坐下。

  少年身上有清新好闻的味道,淡得似有若无。

  “你们假期不补课吗?”柏清随意道。

  “补课的,我没去,”柏聿辰偏头看她,笑容疏离有礼,“怕我妈一个人照顾不过来。”

  柏清点点头。确实,单这叁家亲戚就够折腾的了,更何况大伯父生意场上的那些朋友伙伴。

  看了几眼,他的正确率百分百。

  挺厉害的,但是没什么意思。柏清回了视线。

  柏聿辰却主动找了话题,他的声线清澈好听,混在长辈们上了年纪的粗砺嗓音中,仍能听得清。

  “堂姐,你今年研二吗?”

  “对。”

  “你会读博吗?还是出国?”

-->>

本章未完,点击下一页继续阅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