AK小说

第三幕 牧(2/6)

谁也奈何不了谁,于是慢慢地就在磨合中适应了现在的相处方式。

    简单来说,就是牧会在他觉得必要的时候尝试接管身体的控制权,而亚历山大从不让出身体的控制权。

    而牧心目中的“必要的时候”包括哪些呢?

    四年前,牧尝试离家出走闯荡大陆——————当然,当时他说的是“升级打怪”之类的胡话,但大概就是那样的意思;三年前,牧说要去挖掘藏在布拉卡达国王灵柩中的宝藏;两年前,牧自称知晓古代白银帝国失落的遗产在哪里;而一年前,牧干脆声称要去偷一颗龙蛋。

    结果当然没有一次能够成行,每每在做出这种重大决定的关键时刻,男孩的灵魂总能表现出他特有的韧劲和固执,这让牧拿他毫无办法。亚历山大骨子里还是一个朴实的乡下小伙,他喜欢待在父母身边,即便父母在三年前相继去世,他依然能从他们留给他的酒馆中感受到他们的气息。那种气息会让男孩暂时忘却在这世上孑然一身的感觉,回忆起父母那熟悉的温暖。

    男孩近乎执拗地想要留在家乡,牧也无计可施。后者只好每天不停地给他灌脑,告诉他这个世界有多么得色彩缤纷,比如花叶原上有多么绚丽的紫荆花海,布拉卡达继承自白银帝国的浮空城市又是多么雄伟壮观,而尼根的那些魅魔可以榨干雄性动物的每一滴......咳咳咳。传说来自异世界的恶魔们有蛊惑人心的特殊能力,如果从这一点上来看,亚历山大相信牧一定是它们中的一员。

    但不管怎么说,经过长达三年的沟通,亚历山大终于也动了心,松口答应去外面的世界走走。他毕竟是个年轻人,而年轻人总是有着旺盛的好奇心的——————这会成就他们,或是毁了他们。而这次做向导的报酬,原本应该能让他凑足周游整个埃拉西亚的路费。

    想到这里,亚历山大下意识地摸了摸自己的口袋,发现绑架者们居然仍旧把那剩下两枚银币的报酬放到了自己的上衣兜里,不由得微微一怔。

    “他们一定还有求于我们。”牧的意识立刻传了过来。

    “为什么?”亚历山大下意识地问道。

    “否则他们就不会把钱付给你了!蠢货!”牧的意识带着浓浓的讥讽传来,“想想那个老头子之前和你说了什么?”

    亚历山大无视了那句脏话,问道:“你是说......那份报酬一个金币的工作?”

    “不然还能有什么?和你沟通真是件遭罪的事情!我不知道这些年我是怎么忍受过来的。”

    “牧,我并没有邀请你到我身体里来。”亚历山大回答道,“所以,你认为我应该接受那份工作?”

    “为什么不呢?”

    “但这份临时活计的酬劳高得不合常理,”男孩皱起了他秀气的眉头,“如果他们要我去杀人呢?”

    他不是没有见过类似的把戏,运送违禁品的贩子们会出高价雇一些孩子或是弱势群体帮他们运送货物,被雇佣的可怜虫往往还觉得自己占了大便宜,只有当他们被宪兵队抓住,关进阴冷潮湿的地牢-->>

本章未完,点击下一页继续阅读